三人行

过了几天周六,我妈又去看守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所办手续,徐军当然也跟着去了。早上很早就去了,和往常不一样的是,不到中午他俩就回来了。
回来后,徐军一直上下打量我,带着难以琢磨的微笑。看得我心里发毛,问他“看我干啥?”。同时用眼神询问我妈徐军这是怎么了,我妈则不敢正视我。
最后,还是徐军说话了。他笑眯眯的来到我身边,搭着我的肩膀,在我耳边轻声说“怎么样,兰婶儿的馒头屄,肏起来感觉很爽吧?”我的脑袋“嗡”的一下懵了,心想“完了,被发现了!”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他的声音不大,但我妈刚好能听到,她的脸红得像苹果,转身进了里屋。看来我妈已经知道了。
我还不想承认,反驳道“这话应该我问你呀!”徐军笑呵呵的说“别嘴硬了”说着朝里屋看了一眼“兰婶儿都认了,而且我也看到了”这下我没法说什么了,徐军继续得意的说着“还记得你当着我和你妈的面,在裤裆里射精的事儿吗?”这我记得,说“怎么了?”
徐军说“那次我和兰婶儿完事后,走半道发现有东西落在你家,就回来拿。
结果巧了,正好看见你妈给你手淫。后来我和兰婶儿完事后,只要有你在,我都会回来一趟看看能发生什么。没想到,兰婶儿真是疼你,怕你憋坏了,用自己的手、用自己的小嘴让你发泄。”我在旁边呆呆的听着,这小子居然偷看我们。那上次我妈在我怀里被他奸淫,也是他故意为之了。
徐军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“但是你们俩始终没有突破最后一步。你是我的好兄弟,哥我只好帮你一把。想来想去,只好当着你的面和兰婶儿办事,然后快速离去。我离开后,你俩果然没让我失望,终于成就好事。”和自己妈妈性交这件事虽说是徐军有意促成的,但被人发现,还是让我感到不安。
徐军看我还是呆呆的,开始劝慰我“别紧张,多大点事!我和我妈也做过……”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盯着徐军,徐军说“别睁那么大,小心眼珠子掉下来。”我说“真的?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徐军不屑“骗你干什么?从我爸消失后不久就开始了。这男人和女人之间就那点事儿,关起门来爱干啥干啥,谁也不知道,谁也碍不着。”说是这么说,但这个事被人发现,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徐军说“哎,哥要进去了,你要不要一起来?”我一下没明白“干什么?”徐军暧昧的指一下里屋,我瞬间明白了,他要去搞我妈。我下意识的摇摇头。
徐军淫笑“那你就在外面干瞪眼吧,哥要去快活了。”说着掀开门帘,进了里屋。
只听到里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接着是徐军的声音“怎么?还害羞了,又不是第一次,快脱”。然后又是“窸窸窣窣”伴着“滋滋”的声音。
我爬到墙缝那往里面看,只见我妈已经被徐军扒光,白嫩的身子泛着肉光,徐军上下其手摸乳探阴,还亲着嘴儿。我的鸡巴马上硬起来。
我站在外屋,挺着鸡巴,很矛盾。以前他们在里屋做爱,我在外屋偷看、偷着撸管,觉得很自然。但我和屋里的女人已经有过肌肤之亲,现在他俩在里屋做爱,搞的我也很想进去肏,但又碍于脸面不好意思。
正在我犹豫的时候,里屋传来一声女人的呻吟,接着是“啪啪”响起。我凑到墙缝处看,我妈躺在沙发上,双腿大开,已经被徐军肏上了。
刚开始我妈还是忍着,尽量不发出声音,徐军见状说“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吧,我最喜欢听兰儿叫床了,反正小华也不是外人”边说边配合着大力快速的抽插。
或许是徐军的开导起了作用,或许是徐军插得太厉害,我妈的呻吟声开始变大了“嗯嗯啊啊~~”。
原来徐军叫我妈“兰婶儿”,后来和我妈发生关系后,就开始叫“兰儿”,尤其在做爱时。但在外人面前,还是叫“兰婶儿”。
在外屋的我听得心里直痒痒,下面硬的不行,干脆也把衣服脱光,慢慢的撸着。
过了一会儿,听到我妈在里面说“不要,不要!”我心里一惊“发生什么事?”又凑到墙缝处看,只见二人的姿势稍有变化,我妈侧身躺着和徐军交合,徐军俯下身在我妈耳边说着什么,外面听不清楚,但看到我妈直摇头。
徐军看我妈摇头,拉着脸说“怎么,不听军哥的话了?”我妈还是摇头,徐军抬手“啪”的一下打在我妈屁股上,“屁股是不是又痒痒了?”白嫩的屁股泛起一波肉浪。
我妈被他打怕了,只好说“军哥别打,我说,我说……”徐军满意的点头“这才对嘛!说吧……”我想徐军可能是要我妈说一些猥琐下流的话刺激他。
只见我妈的脸变得通红,嘴里说了一句什么,我听不清楚。徐军说“声音太小,听不见”我妈只好又说了一遍,这次的声音虽然还是不大,但是我听清楚了,一下子愣住了。因为我妈说的是“小华……你进来……”我妈让我进去!我妈让我进去!当面看他俩做爱!我怀疑我听错了,但我妈的声音又传了出来“小华……你进来吧……”我没听错,确实是让我进去。我不知要不要进去,我的身体想进去,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该进去。这时徐军说话了“别愣着了,快点进来”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我的心“砰砰”直响,最终还是遵从里面的召唤,掀开门帘向里屋走去。
由于太紧张,我没顾上穿衣服光着身子就进去了。从里屋看,门帘掀开后,最先进去的,是我下面那根直挺挺的鸡巴,然后才是我。这些我妈和徐军都看到了,我妈脸红着别过去,徐军好像很满意我的表现“不错,人小鬼大。鸡巴毛也长出来了”。
进去之后,发现二人又换了姿势。我妈跪趴在沙发边上,撅着白嫩浑圆的屁股,徐军站在他的身后,双手按着我妈的肥臀,鸡巴插在馒头屄里,一下一下的肏弄着,在和我妈有过一次肌肤之亲之后,再看到徐军肏我妈,心里除了兴奋,还有一丝丝的醋意,但也没办法。我站在里屋中间,不知该做什么,只能眼睁睁盯着他俩的活春宫。由于离的很近,我可以清晰的听到“咕叽咕叽”和“啪啪啪”的声音。这个画面、这个声音,刺激着我的鸡巴更硬了,简直是怒发冲冠,快要顶到我的肚皮了。
徐军冲我说道“别傻站着,过来站这”说着把按在我妈肥臀上的手抬起来,朝前指了一下,正是我妈头部的位置。
我不明所以,木木地走到他指定的位置,“阳顶天”一样的鸡巴几乎贴在我妈脸上,我妈脸稍微躲了躲,我不明白徐军要我干什么。
徐军对我妈说“兰儿,小华已经来了,你开始吧……。不听话的话,小心你的屁股!”说着轻轻拍了一下他面前肥白的屁股,鸡巴没闲着,仍旧一下下深深地插入到馒头屄里。
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,我妈好像在犹豫,又像是在积攒力气。徐军也不急,放慢了肏弄的速度,等着我妈的动作。
我不管他们要做什么,此时我的眼睛只盯着我妈高高撅起的大屁股,从我的角度看这个白嫩的屁股显得更加圆润。我真有点羡慕徐军,可以把鸡巴插入到两瓣圆臀中间桃花源,那个让男人销魂的地方。
就在我专心欣赏我妈圆润的肥臀时,突然一股湿润的感觉包裹住了我的鸡巴。
我低头一看,我妈居然张嘴含住了我的鸡巴,她的嘴唇包裹着鸡巴,舌头的舔弄着我的龟头,比上次更熟练了,爽得我不由得发出了“咝——”的一声,慢慢挺动着下体说“真的……好舒服……”我妈抬头对我笑了一下,这笑和上次为我口交时的媚笑略有不同。这次的笑,有一点娇柔,还有一点羞涩,或许是因为徐军在旁边吧。
此时里屋的场景,简直淫荡至极。两男一女全都光着身子,女人肥白的大屁股高高的翘起,接受一个男人鸡巴的撞击。前面嘴里还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尽情的舔弄着,“啪啪啪”“呜呜呜”“咝咝咝”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这样持续了几分钟,徐军在后面的动作越来越大。我妈白嫩的屁股上呈现出一波波的臀浪,她身子的摆动幅度也在加大,导致不能专心的为我口交。只好吐出我的鸡巴,用手握着,试图上下套弄。但是徐军的动作太猛,导致我妈无法保持跪趴的姿势,腿一软倒在了沙发上。徐军的鸡巴也随之滑了出来。倒在沙发上的我妈,脸色红润,胸脯上下起伏,大口的喘着气。
徐军也不怜香惜玉,抱起光溜溜的我妈就朝里面的床走去,边走边说“沙发太小了,容不下三个人,咱们去大床上,肏个尽兴。”到了床边,徐军把我妈往床上一扔,我妈还没缓过来,懒懒的躺在床上,两腿弯曲,臀部冲着我们,让我很想插进去。如果只有我和我妈两个人,我或许就插进去了,但旁边还有一个徐军,我就不敢了。
徐军看了我一眼,也爬到床上,让我妈躺好,把我妈的双腿打开,向上弯曲成一个大M型,然后对我说“来吧,该你了”我不敢相信,徐军居然让我肏我妈。三个人都在时,我妈给我口交我就很满足了,没想到还可以肏我妈,还是当着徐军的面肏我妈。我望向我妈,我妈也没说话,脸红红的,伸手把旁边的毛巾被拽过来,盖在自己脸上。看来这事是徐军和我妈商量好的。
现在我明白他俩为啥这么早就回来了,照往常一定是在外面找地方做爱去了,得折腾到晚上才回来。今天早回,就是为了让我和徐军一起肏我妈。我妈不知道是被迫答应,还是自愿的,反正现在,就在我面前,她光着身子,张开了大腿,阴部淫水泛滥,等着我的插入。虽然自己已经和儿子做过一次,但是当着徐军的面和自己的儿子性交,我妈还是有些害羞,所以用毛巾被盖住了自己的脸。
想通了这些,我脑子里的伦理已经消失,再看我妈,仿佛已经不是我妈。我只看见一个性感的女人,光着身子,等着我去肏。我爬上床,坐在女人的两腿之间,把硬邦邦的鸡巴顶在她的馒头屄上。我的鸡巴上有她的口水,她的馒头屄上有流出的爱液。我的腰稍一用力,鸡巴便顺利的插了进去。久违了的感觉,她屄里的嫩肉包裹着我的鸡巴,温暖、湿润又紧致。随着抽送开始,快感也一下下袭来。
我不禁感叹道“啊……肏屄的感觉,真爽!”
徐军看我进入状态,松开女人的双腿。我双手接过,按在女人的两个膝盖,让女人的阴部持续暴露在我眼前,我要好好欣赏我俩的交合处。女人的阴毛不算稠密,但又黑又亮,分布在阴阜和大阴唇上,显得大腿和屁股上的皮肤更白。阴部的皮肤颜色稍深一些,淡褐色,沾上屄里流出的爱液后看起来亮亮的。阴部上方有一个珍珠一样的豆豆,突起得更厉害了,后来知道那叫“阴蒂”。随着我鸡巴的插入与拔出,屄里的嫩肉也被带出与挤入。
徐军下床站在一边,远远的看着我俩,看着我鸡巴一下下的插入到馒头屄里,脸上露出老父亲般的笑容。
他在一旁调侃的说道“听人说,养儿子就像养头猪,养女儿就像种白菜。兰儿,现在你养的这头猪终于会拱白菜了……哈哈!没想到,拱的是你自己这颗白菜……哈哈哈……”他的比喻,我感觉虽然不雅,但是很形象嘛!我现在真的像猪一样,拱着身下这颗“白菜”,觉得很刺激。
我抽插的速度开始由慢变快,女人的呻吟声也随之响起,果然很好听,这声音像是战斗的号角,鼓舞着我这个战士勇敢前行。
由于刚开始的姿势有些别扭,我一边肏屄,一边稍微调整坐姿,鸡巴插入的角度也稍微有些变化,我发现女人的呻吟声,在某个角度时会突然变大、也更媚。
我反复尝试,终于发现了这个插入的角度,然后用这个角度快速的肏着。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角度刚好顶到女人的G点。
身下女人的叫床声,不断升高。随着我的操弄,毛巾被已从脸上滑落。我看到这个女人闭着眼、咬着牙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,这让我肏得更加卖力了。
我感到女人的身体开始绷紧,屄里的嫩肉也在裹紧我的鸡巴。没一会儿,女人发出一声长音“啊~~~”跟着馒头屄开始颤抖,屄口的肌肉把我的鸡巴勒得紧紧的,让我无法拔出,只好深深地插在里面。
过了大约半分钟,女人的身子才软下来。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徐军在旁边拍手说道“行啊,小子。这么会儿,就把你妈肏到高潮了。”我不太懂,问道“什么?“高潮”是什么意思?”徐军道“男人的高潮就是射精,射精的时候很爽,对吧”我点点头。
徐军说“女人的高潮就是你妈刚才那样,也很爽,是不是啊,兰儿?”女人好像废了很大力气似的,躺在床上羞涩的笑了笑,脸上、胸脯上都红扑扑的。
“不同的是”徐军继续说“男人在射精后,在短期内很难继续做爱,因为鸡巴射精后就软了。女人就不一样,高潮后如果继续做爱,还会高潮,这样接二连三的高潮,让女人很享受。是不是啊,兰儿?”说着在女人脸上抚摸了一下,那明显就是情郎对情人的爱抚。
我想起他和我妈第一夜搞了六次的事,问他“瞎扯,你不是说你一晚上做了六次吗?照你刚才说的,怎么可能有六次?”“哥那是天赋异禀,哥就这么厉害!”徐军得意的说“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”他继续看着我妈“就是,兰儿的身子实在太诱人,就是一晚上做十次都不嫌多!”他说的这一点我同意,经过这两次和我妈做爱,我真的体会到了这一点,我妈的身子、馒头屄、圆臀,真的让人欲罢不能。


“哎,你射了没?”经过这么一番长篇大论,徐军开始把话题转移回来。
我摇摇头“没,还没射”
徐军说“那你先起来,该我了”说着就爬上床。
其实我还想继续肏,但既然徐军说了,我只好把鸡巴拔出来,闪到一边。我妈馒头屄上的爱液比刚才更多了。徐军的鸡巴立马补上,一插到底,接着开始一下下的肏弄。我妈的叫床声,又“嗯~啊~”的想起来。
我还没射,鸡巴还是硬邦邦的,在那里干杵着难受。于是我来到我妈旁边,伸手抚摸着我妈的乳房,然后说“妈,我下面还是憋的难受,你帮我弄一下”我的意思是让我妈用手帮我撸。
结果我妈笑了一下,张口就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,用嘴唇和舌头不停的舔弄,不顾上面还沾着她屄里的爱液。这可把我爽呆了。我妈这动作,徐军看起来很满意,下身不停的继续肏弄。
就这样过了几分钟,徐军可能是累了,附身趴在我妈身上,抱住我妈的肩膀说“兰儿,哥累了,咱们换个姿势”我妈把我的鸡巴吐出来,点点头。徐军把我妈的身子一扳,自己往下一躺,二人就换了一个位置。变成了徐军躺着,我妈骑在他身上。这期间俩人的生殖器都没分开,配合的相当默契,看来是多次磨炼的结果。
只见我妈骑在徐军身上,屁股前后上下的耸动着,仿佛比刚才还享受。这个姿势徐军确实省力,只需躺着就行,向上伸出两只手,摸着我妈的两个奶子,来回的揉搓。我还想让我妈用嘴巴给我舔,但是看我妈现在这样上下动作的幅度,是没法那样做了。只好坐在一边,看着他俩办事。经过刚才和我妈的肉体接触,现在看徐军肏我妈已经不那么吃醋了。
过了一会儿,徐军对我说“小华,你下床,站在边上等着。”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但乖乖的照做了,我发现,今天只要听他的安排,都会好事发生。
徐军勾着我妈的脖子,让我妈俯下身和他亲嘴。他自己一边亲一边往床边挪,把屁股挪到了床沿,停下来。我站在床边,就看见我妈的大白屁股很显眼,两瓣白屁股中间的馒头屄里,徐军的鸡巴在不停的肏弄着。
只见徐军插入的频率越来越快,床板都被他弄得“嘎嘎”响,“啪啪啪”和“嗯嗯~啊啊~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快。我在后面看着我妈肥臀上泛起的肉波,心想这下我妈可爽了。
但没一会儿,这些声音突然戛然而止,然后是“啵”的一声,徐军把鸡巴拔出来了,他说“快,小华,该你了。咱俩轮流来,都快点,兰儿的第二次高潮快到了”我想“轮流来,那不是在轮奸我妈嘛。”又一想“是啊,从刚才我的插入,轮奸我妈这个事实已经发生了。不过我妈可不是被强迫的,而是自愿的,就这样吧。”我双手按住我妈诱人的屁股,鸡巴往前一顶,没根进入,然后便快速的肏起来。“啪啪啪”“嗯嗯~啊啊~”声又响起来。
在肏弄了一百下后,我也把鸡巴拔出来,把我妈的屁股往下一压,说“该你了”。
徐军的鸡巴已经在下面等候,很顺利的就插进我妈的馒头屄里“好嘞,看我的”。他一边快速抽插,一边问“兰儿,这样轮流被两个男人肏,感觉如何?”我妈被肏的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是皱着眉、咬着牙发出“嗯嗯啊啊”的呻吟声。
我俩就这样反复轮流了三次,正当徐军肏的时候,我妈又发出了一声长音“啊~~~”我在后面看到和刚才一样,我妈的馒头屄开始收缩,把徐军的鸡巴箍的紧紧的,全身开始颤抖。
我知道,我妈第二次高潮了。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我妈在二次高潮后,被徐军搂着脖子一顿猛亲,徐军的手在我妈光滑的后背爱抚。我站在床边,没法去亲我妈,也没法接着肏,因为徐军的鸡巴还插在里面,只好去摸我妈的大白屁股。
过了一会儿,我妈好像恢复了力气,说“没想到,今天被你们两个小子搞成这样”。
徐军色眯眯的问“搞成哪样?你爽不爽?”然后小声在我妈耳边说着什么,我听不清楚。只见我妈用粉拳锤在徐军肩膀上,假嗔道“去你的!”然后从徐军身上下来,躺在床上一边。高潮两次后的身子更加诱人,浑身上下透着红润的光泽。
她看到我俩的鸡巴都还直立着,惊讶的问道“你俩都还没射?”虽然我妈高潮了两次,但是我们两个男人确实都还没有射精。
我和徐军同时说“嗯,没射”。徐军补上一句“我俩这事儿,你得负责,你看怎么办?”我妈被我们两个分别肏出高潮后,看起来累了。她慵懒地说“我现在有点累,让我歇一会儿,你俩自己解决吧。”徐军来到我妈身边,挺着鸡巴说“那可不行,你得负责到底”我妈无奈,只有抬起手,握住徐军的鸡巴,一下一下撸起来。徐军指着我妈身子的另一边,对我说“你那样挺着不难受?来吧”让我妈给我俩同时撸,相比刚才,已经算是小儿科了。而且下面确实硬得难受,所以我便来到我妈的另一边,挺着鸡巴。我妈见状,轻叹一口气,没说话,只是伸手握住我的鸡巴,也一上一下的撸起来。
我妈就这样给我俩一左一右的撸,没一会儿徐军说“这样不过瘾”说着把鸡巴挺到我妈嘴边“来,给军哥吹一吹喇叭”没容我妈说话,徐军的鸡巴已经顶到了她的嘴边,她的头又被徐军按住。就这样,徐军的鸡巴顺利的插到我妈嘴里,一下一下的顶着,徐军的鸡巴上满是我妈屄里的爱液。
旁边给我撸的手,此时也停下了,虽然鸡巴上的刺激少了,但是此时的画面给我心中的刺激很大,我的鸡巴在我妈手中变得更大了。
或许觉得不过瘾,或许觉得玩儿够了,徐军说“好了,你也歇一会儿了。还是起来用你的屄,给我们解决吧。”然后问我“你想让兰儿用那种姿势,是让她躺着岔开腿,还是跪着撅着屁股,或者你躺着让兰儿在你身上摇?”面对徐军这么露骨的问,我吞吞吐吐地说“我……喜欢……看我妈的大屁股,就让他跪在床边撅着屁股吧”徐军说“听到没,兰儿,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然后又在我妈耳边低语,我妈还是摇头。
徐军说“怎么,又不听话?”
我妈小声说“军哥,你让我用什么姿势,我都满足你。但你刚说的,实在是太……”徐军拉下脸“你这么不听话,军哥可就生气了。军哥生气,光打你屁股也没意思。昨天看守所的朋友和我说,刚送进来一个杀人犯还没地方住……,还有看守所去码头扛大包的人手也不够,需要调几个过去。这个……”听徐军说这些,我妈忙道“军哥,别,别让你杨叔去扛大包,他的身子骨可受不了,还有那个杀人犯也别和你杨叔住一起,求你了。”徐军说“没问题,既然你求我,我就答应。不过……,我刚才和你讲的事,你看……”我妈无奈道“好……没问题……我……照你说的……”只见我妈转身跪着趴下去,把一个白白嫩嫩浑圆的屁股撅起来,头发垂下来挡住了脸,可能是害羞。她小声地说“小……小老公,兰儿的……大屁股准备好了,你……插进来吧……”我以为她是再叫徐军,就没动。没想到徐军拍了一下我,说“还愣着干什么?
这么圆的屁股,这么水灵的屄,肏吧!”
我疑问“她叫小老公,不是你吗?”
徐军乐呵呵的说“兰儿现在叫的小老公,是你~~。你刚和兰儿做的事,不是她老公该做的吗?所以,现在你不是兰儿的儿子,而是她的老公,你的年纪又小,所以只能叫你“小老公”了”。
原来刚才徐军低语的内容是这个,难怪我妈那么为难,在徐军的逼迫下才答应。但仔细想想,毕竟我和我妈做的是夫妻间才能做的“房事”,叫一声“老公”不为过。
徐军在一旁撺掇“既然,兰儿称呼你为“老公”,你也别叫她“妈”了,干脆也叫“兰儿”吧!”“兰……兰儿”我也学着徐军冲着我妈叫了一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,这个名字以前只有我爸叫过。此时我不再是我妈的儿子,而是“兰儿”的老公。
“兰儿”的头埋在床上,看不见表情,只看见她的身子抖了抖,我只觉得她的屁股更圆了。
这样的称呼、这样的姿势,让我兴奋异常。我凑到“兰儿”屁股后面,两只手颤抖着摸着“兰儿”圆润的屁股,嘴巴不由自主的朝着两瓣臀肉中间的馒头屄亲过去,屄上全是流出的爱液,充满着女性荷尔蒙气息,我不禁大口亲着,不时发出“啧啧滋滋”的声音,“兰儿”也“嗯嗯嗯”的哼哼着。
我亲够了,也摸够了,开始提“鸡巴”上阵,左手扶着鸡巴顶在“兰儿”的馒头屄口,还没等我向前插,“兰儿”的屁股就向后一顶,我的鸡巴就插进去了。
“啊~~”“啊~~”我和“兰儿”同时发出了幸福的呻吟。
我双手按住“兰儿”肥白的屁股,开始快速的肏弄。从我开始偷看“兰儿”
洗屁股开始,就对这个白嫩圆圆的屁股着了迷,现在“兰儿”用这样刺激的姿势,用这样刺激的言语让我肏,真是太爽了。
就这样肏了四五百下,我觉得快要射精了,但是又想多享受一会儿,所以“啵”的一声拔出鸡巴,对徐军说“该你了”。我想像刚才那样,俩人轮流肏,这样可以轮流休息,总体的可以多享受享受。
徐军也不含糊,也用这个姿势把鸡巴一插到底,“啪啪啪”的肏着。“兰儿”
“嗯嗯啊啊”的呻吟着。
就这样我们俩人轮番奸淫着“兰儿”,过了十分钟左右,我在快速的肏弄中感觉又要爆发了。这次我没有拔出,而是更加快速的抽插,“兰儿”也摇动着屁股配合着我。
当滚烫的精液从马眼喷出时,我把鸡巴插到“兰儿”馒头屄的最深处,让精液尽情喷洒,那感觉妙极了。
“啊~~~”一声低沉的声音从我的口中呼出。鸡巴在下面一纵一纵的,往“兰儿”的馒头屄里灌输着精液,“兰儿”的馒头屄全数接纳了我的精华。“兰儿”发现我射了后,屁股不再摇动,高高的撅着向后顶,让我插得更深。
等我把精液全射完后,“兰儿”回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有些无奈、有些解脱、还有一丝满足。没错,是有一丝满足的意味在里面。
说实话,这是我学会手淫以来射得最爽的一次,上次馒头屄里射精的时候,心里没底,很仓促。这次可是光明正大做的。
射完后,我还不舍得拔出来。两手摸着眼前的圆润白腻的屁股,看着我的鸡巴插在馒头屄里,细细体味着屄里的嫩肉包裹我肉棒的感觉。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,没想到现在又回到了这里。
就在我心中感慨的时候,“兰儿”说话了“你……拔出来吧……”一语惊醒梦中人,我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人等着呢。
起徐军在旁边挺着鸡巴,也没催我。我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,从“兰儿”
的馒头屄里拔出鸡巴,从微张的小阴唇看过去,馒头屄里有一汪白色的液体,那是我刚刚射进去的。
在我拔出鸡巴后,“兰儿”也不再维持撅屁股的姿势,顺势侧躺在床上。即便侧躺,那个大屁股也是朝向我,继续满足我的眼睛。
躺下后,由于姿势的变化,馒头屄里流出一股浓白的粘稠液体,“兰儿”连忙起身蹲着,在屁股下面垫了几张卫生纸。只见更多的白色液体缓缓流出。看到它们流出来,我还有一些不舍得。等屄里面再没有东西流出后,“兰儿”把屁股下面的卫生纸收起来扔在地上,从旁边拿来一条湿毛巾,开始擦自己的阴部。
这条毛巾我见过,原来只要看见我妈洗这条毛巾,就知道徐军来肏过她。没想到,现在这条毛巾用来擦我的精液。
擦干净后,“兰儿”对徐军说“军哥,我的二老公,你想用什么姿势呢?”她叫起徐军老公来,自如多了,看来平时没少叫。
我心想“二老公?有意思。”我是“小老公”,叫徐军“大老公”好像不合适,那个对应的应该是我爸,“二老公”倒也贴切。
“二老公?”徐军也好奇这个称谓,他略一思索,明白了。
徐军说“行,只要能让我的“老二”插进你的屄屄里,叫什么都成”说着就朝着“兰儿”的脸蛋亲去。
徐军一边亲,一边问“兰儿,你想用什么姿势让我肏你?”“兰儿”推开他,说“我累了,不想动,只想躺着。”徐军说“好,那你就好好躺着,把屄掰开迎接军哥的鸡巴。”“兰儿”顺从的照做了,两条腿张开向上弯曲,膝盖提至自己的胸部,这样阴部可就大门敞开了。两只手下伸至阴部,手指掰开阴唇。
只见床上的“兰儿”脸蛋和胸脯都红扑扑的,这是刚才两次高潮的结果。双腿大开呈M型,将自己的馒头屄完全展现在情郎面前,两片小阴唇由于长时间的性交有些充血红肿。屁股的曲线性感,我对这个更敏感,虽然刚才射过,但是看到这个场景,下面又有了反应,鸡巴慢慢抬起头来。
徐军看到“兰儿”淫荡的样子,二话不说,身下的鸡巴“直捣黄龙”,一下子插进“兰儿”的馒头屄里。虽然馒头屄的外面的爱液都擦干净了,但是里面还是很湿润的,徐军的插入没费任何力气。
由于刚才和我轮流奸淫“兰儿”,徐军也快到临界值,所以这次没有任何花样,直接用最直接的方法来肏。次次全根插入,回回直抵花心,肏的“兰儿”只能“啊啊~~”的叫着。为了方便肏弄,徐军由跪坐在床上改为蹲坐在床上,两只脚站在床上,双腿弯曲方便鸡巴插入屄里,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快速的抽插。
我从后面看去,只见徐军的鸡巴在“兰儿”圆润性感的屁股中间,快速的肏弄着。随着他的抽插,馒头屄周围出现一圈白色的汁液,不知是“兰儿”分泌的爱液,还是屄里残存的我的精液。
最后,随着徐军的一声低吼,他的鸡巴插在里面再也不动,还一纵一纵的,他射精了。
“兰儿”也随之“啊~~~”的长叫了一声,我看到她的馒头屄又开始抖动,双手紧紧地抱住徐军。
“兰儿”第三次高潮了!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三次高潮过后,“兰儿”也累瘫了,软软的躺在床上。
徐军也累了,翻身下去躺在一边,嘴里喃喃道“爽,这次做的爽”。
他的鸡巴一拔出,由于“兰儿”是躺着,精液马上就流出了。“兰儿”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,没反应。我见状只好拿起旁边的卫生纸和湿毛巾替她擦拭。
我一边擦,一边问徐军“这次你不只射了一次吗?比之前的六次还爽?”徐军答“这个事儿不能按次数算,虽然只射一次,但是这之间的过程是最爽的。”我问“为什么?”
徐军淫笑着,反问我“你说呢?”
他这一笑,我明白了“因为我的加入?”
徐军答“对!我之前和你说过,有你在旁边的时候,兰儿和我做爱的时候都会特别兴奋。这次你的直接加入,你也看出来了,兰儿由于羞涩带来的兴奋感更强烈,咱俩只射了一次,兰儿可是高潮了三次!”“还有”徐军接着说“兰儿这次也放的最开,虽然开始还有些拘束,后来就完全放开了,我让她叫你老公,她也照做了。在之前,我都不敢想她能这样。”我想那还不是你胁迫的,砖头看了一眼“兰儿”,只见她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着眼休息。
徐军继续和我说“小华,把你拉进来是我的主意,兰儿开始不同意,毕竟你们是母子。她说上次你们发生关系,是因为喝了酒。如果在清醒状态下,还做那样的事,她觉得臊得慌,做不来。”“兰儿”的阴部擦得差不多了,里面没有东西流出来。我把卫生纸扔地下,湿毛巾放旁边,坐在“兰儿”旁边听徐军说。
徐军看我听得认真,继续说“后来我威胁她把你俩的事传出去,让她没脸见人。她这才答应,咱们三个一起做。是不是,兰儿?”他转向“兰儿”。
“兰儿”没说话,轻轻点点头,算是承认。
徐军继续说“我和兰儿说,既然答应了,那做的时候就要大大方方的,反正外面的栅栏一锁,这院里就咱仨人,咱们在这里再怎么淫乱,外人也不知道。从今天的表现看,兰儿虽然有进步的余地,但总体不错!”徐军接着说“你们两个有没有想过,我为什么要让小华加进来。”说完看着我俩。
我摇摇头,说“想过,但是想不出来原因。”
“兰儿”说“还不是因为你小子满脑子黄色淫秽思想。”徐军说“不对,我做的这些,都是为了兰儿你。”“兰儿”疑惑“为了我?”徐军说“对,为了你。从当初我偷看你洗澡,我就惦记上你了,不过那时候想的只是你的身子。这回我杨叔出事,我跑上跑下、全力争取我杨叔少判几年,也是为了能得到你的身子。”“兰儿”在淡淡的说“我早就看出你小子的贼心……”徐军道“是的。在我得手之后,我慢慢的发现,兰儿你对性的欲望很强烈,之前一直在压抑着,碰到我刚好给释放了。”我点头“嗯,这一点我能看出来。”
徐军继续说“有了这个发现后,我开始很得意。但慢慢我感到了一些不安,因为杨叔判了一年半,我干的这个营生经常打打杀杀的,没准哪天就进去了,我姐夫没准也保不了我。到那时,我杨叔还没出来,兰儿,你怎么办?我不想看到你独守春闺的样子。”“刚好小华也长大了,鸡巴毛也长齐了。”徐军继续说“所以我开始有意的引导你们俩,让你们能自发的发生关系,反正这种事关起门来做,谁也不知道,你们俩也没什么损失。”说到这,徐军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“如果有一天我进去了,杨叔还没出来,小华,那么兰儿就由你的负责了。”然后长出一口气,说“这就是我让小华加入的原因。讲完了!”听徐军讲完,我和“兰儿”沉默了一会儿,慢慢琢磨他的话。过了一会儿,我抬头对徐军说“这么说,我们应该感谢你喽~”徐军摆摆手,说“谈不上感谢,只是我想的多一些,或许用不上。”我说“不管怎样,我还是要谢谢你的,要没有你,我可尝不到这男欢女爱的滋味。”然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问道“你说你和你妈也做过,真的吗?不会为了让我加入瞎编的吧?”徐军马上回答“骗你干啥,你问问兰儿,有一次还让她撞见了。”我看向“兰儿”,“兰儿”点点头,我不禁唏嘘。
徐军又说“我说过,男女之间就这点事儿,只要你我愿意,别人谁也碍不着。”这时“兰儿”说话了“哎,你说,你和我做,跟和你妈做,你更喜欢哪个?”我心想“这女人啊,什么都要攀比。”徐军说“当然和我的兰儿做最爽!你排第一”
“兰儿”说“就会哄人开心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显然她的心里很满意这个回答。
徐军继续说“说实话,我妈只能排第三。”
“第三?”我问道“这么说,还有第二?”
“那是!”徐军不屑道“我姐排第二。”
“啊?!”这下我和“兰儿”都惊到了。我问道“你还和你姐做过?你不是说你姐不让吗?”徐军说“那是之前,确实不让我干。后来经过我多年的努力,也让了。”想到徐军他姐,我的女神,光着身子被徐军征服于胯下的情景,我的鸡巴慢慢硬了起来。
徐军看到了,指着我的下体说“哎哎哎~~你小子想什么呢?我们的兰儿在这,你还敢想别的女人,你不想活了。”刚和“兰儿”做爱完毕,就想别的女人,确实不妥。我讪讪道“哪儿呀?!
兰儿的大屁股一直对着我,我受不了这个诱惑,鸡巴才硬的。”“兰儿”没理我们,伸手拽过来毛巾被,说累了要睡一会儿。我说我也要睡一会儿,然后就挨着“兰儿”躺下。“兰儿”侧卧,屁股对着我,刚好利于我的抚摸。徐军在“兰儿”的另一侧,摸着“兰儿”的乳房,慢慢睡着了。
大约两个小时候,我醒了,发现身边的“兰儿”不见了,急忙喊“兰儿,你在哪儿?”这一喊,把徐军喊醒了,他嘟囔着“瞎喊什么,让不让人睡了”说着,“兰儿”从外屋掀门帘进来,衣服已经穿得整整齐齐。
我刚叫了一声“兰儿”就被她打断,她说“以后,“兰儿”这个名字只能在“那个”的时候叫。平常还得叫“妈””徐军听了,笑着说“这个好,穿衣是母子,脱衣是夫妻。嗯,不错!”我问“兰儿”“是这样吗?”我妈点头“军哥总结的不错,咱俩穿着衣服是母子,脱了衣服才是夫妻,那时才能叫我“兰儿”。”“那他呢?”我指着徐军问。
“兰儿”说“他随便,想怎么叫怎么叫。”
我气得没脾气,只能接受,穿上衣服后“兰儿”变回了我妈。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在那之后,我们三个经常一起做爱,有时在我家,有时在徐军家。就像徐军说的,小院的栅栏一锁,外面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这个小院成了我们三个的淫乐窝。我和我妈真像徐军说的“穿衣是母子,脱衣是夫妻。”只有在做爱的时候,我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叫她“兰儿”,她叫我“小老公”。
不过这种时光没持续多久,因为徐军出事了。


9188资源站邀请各位新老站长和狼友一起开车,本站全部视频均免费高速在线播放,提供日韩,欧美,国产,小说,美图等精品内容免费观看及采集,全球百台CDN高速服务器部署鼎力视频加速,天天稳定更新,致力于服务全球站长及狼友。



相关影片